我要投稿

《酒楼秋望》的赏析

2019-01-10 赏析

  “花摇舞帽枝尤软,酒入诗肠句不寒。”的诗意:鲜花随风摇摆,好像人在舞动着帽子,枝条显得格外柔软,诗人的肠中,喝下了热酒,吟出来的诗句也不那么寒冷、萧瑟了。 “摇”:写花枝随风摇摆,好像人在舞动着帽子;“软”写枝条如腰肢般格外柔软。“摇”“软”二字融花与舞为一体,写出了婀娜神态和旖旎风光,“以乐景写哀情”,歌舞之软反而更增“恨多少”的感慨,衬托出诗人感时忧国之心情。

  出自华岳《酒楼秋望》

  西风吹客上阑干,万里无云宇宙宽。

  秋水碧连天一色,暮霞红映日三竿。

  花摇舞帽枝犹软,酒入诗肠句不寒。

  古往今来恨多少,一时收拾付杯盘。

  赏析

  《酒楼秋望》是国诗人华岳在南宋国势跕危之际创作的一首诗词。

  “西风吹客上阑干,万里无云宇宙宽。秋水碧连天一色,暮霞红映日三竿。” 前两联描写了西风、远天、秋水、暮霞、红日等意象,勾勒出天朗气清、辽阔浩远、水天一碧、生气盎然的意境。

  颔联写景抒情精妙。秋水连天,角度俯视、仰视相结合,空间层次由低到高。诗人先写秋水碧波荡漾,再写映日红霞,由低到高,层次分明。且色彩鲜明艳丽。以“碧”“红”二字分别描绘秋水、云霞之色,使画面色彩鲜明艳丽,富有美感。再从全诗看,以乐景写哀情,表达诗人内心的愁苦之情。

  “花摇舞帽枝尤软,酒入诗肠句不寒。” “摇”:写花枝随风摇摆,好像人在舞动着帽子;“软”写枝条如腰肢般格外柔软。“摇”“软”二字融花与舞为一体,写出了婀娜神态和旖旎风光,“以乐景写哀情”,歌舞之软反而更增“恨多少”的感慨,衬托出诗人感时忧国之心情。

  尾联“古往今来多少恨,一时收拾付杯盘。”充分表达了诗人报国无路(或山河破碎、收复无望)的无奈与忧愤之情。前半句直抒胸臆,将个人感情融入古往今来的历史之中,拓宽了情感的深度和广度。后半句运用反语的手法,写诗人表面上姑且将心中的忧愤之情交付给菜盘和酒杯,实则是愤激之语,感情更加激越。

上一篇:《湘中》的赏析 下一篇:《风》赏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