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产生后,你们在团体党委率领下,一直坚守保洁、物业等岗位,不少同志自动请战驰援武汉等地的医院,以实际举动为抗击疫情作出了贡献。大家辛劳了!”4月30日,郑州圆方团体全部员工收到了习近平总书记的回信。

2000多份按满红指印的“请战书”,仅一天时光,圆方党员突击队500人的接龙报名刷爆微信群。从大年初二开端,圆方团体下属的物业、家政、干净、人力等多个公司的16000名员工坚守岗位,服务于全国126家医院。更有累计四千多人次战役在湖北武汉、十堰,北京301医院、河南信阳等众多新冠肺炎定点医院的高风险岗位。甘做幕后“好汉”,他们把“后勤”做到了“前线”!

匹夫有责:“我虽然就这么一个儿子,

但他没有理由不往前冲”

“得知隔离区须要保洁员,作为共产党员,我坚决请求进入……我必定不辱使命,陪伴医护人员尽力打赢这场战‘疫’。”新冠肺炎疫情暴发,63岁的郑州圆方团体党委书记、总裁薛荣瞒着家人写下了请战书,请求进入郑州大学第一从属医院声援保洁工作。

疫情产生后,保洁员除了要承担路面清扫、垃圾清算及转运等日常工作,还要承担医疗单位、隔离点、察看点及其他重点场合的消杀与干净作业。尤其是医疗垃圾清算,常让他们处于危险中。

她和她的员工们,不怕么?

当然怕!但阅历过九次创业、九次失败的薛荣知道,这是圆方人的骨气,必定要上!

薛荣始终记得,2003年,很多家政公司闻“非典”色变,不愿承接医院的保洁工作,但圆方的职工毅然决然地走进了医院的发热病房,奋战了近一个月。“我们有一个保洁员叫孟德琴,她在请战书上是这么写的:如果我不幸被沾染献诞生命,请人们记得,在全人类抗击非典的战斗中,不但有医学专家、白衣天使,还有我们这些最平常的下岗工人,最平常的共产党员。”正是这份“匹夫有责、舍我其谁”的骨气,使得薛荣率领的圆方团体越做越强。17年后,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她本想再次“披挂上阵”,但因为年纪原因,没能如愿。大年初二,薛荣“85后”的儿子李圆方“替母参战”,进入了郑大一附院隔离病区。

“我已经60多岁了,就算不幸被沾染,回不来了,也不懊悔!但儿子还年青,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万一儿子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向家人交代?所以我是瞒着家人写下的请战书。但后来还是被儿子知道了,他坚决反对我到抗疫前线。理由有三:作为一名党员,危急时刻他必需站出来;作为儿子,要上也必需是他上;作为团体总经理,带着员工冲锋陷阵,这是他的使命。就这样,最终儿子替我上了前线。”当薛荣把儿子送到隔离病区时,她心里五味杂陈,尽量克制住眼泪。但当儿子转身分开的那一刻,她的眼泪就刷刷地往下掉。她说:“我不仅是团体党委书记,我还是母亲,我也不舍得。然而我的儿子是儿子,别人的儿子也是儿子,所以作为团体负责人的他,理应冲在最前边。”

薛荣的身后还有6万多名员工,她没有时光难过。她把儿子送进隔离病区后,就马不停蹄地奔赴一线,10天奔走5800公里,到36家疫情定点医院探望奋战在抗疫一线的员工。“疫情期间,很多酒店不能入住,我们就睡在车上,饿了就吃便利面。每天早上6点多到项目部卫生间洗把脸,就要去给员工们送物质。”越跑越冲动,越跑越激动。那段时光,她就像打了鸡血一般,感到浑身有用不完的劲儿。

3月3日,在湖北十堰市国民医院停止工作的薛荣终于回到郑州,那天晚上她浑身疼得动不了。想起在湖北的那些刻骨铭心的阅历,她接连几天睡不着。她说:“抗疫期间,我们奋战在一线的员工平均瘦了十来斤,但大家不怕苦不怕累,咬牙保持,真的让我很激动。疫情面前,没有人是旁观者。”

挺身而出:“如有不幸,你必定要找个更好的女孩……”

“我走了,如果我不幸被沾染,我会悄悄地给你写份遗书,到时候你必定要查收,那里有我想对你说的话。如果我回不来了,你必定要找个更好的女孩……”“你就是最好的,我谁都不要,我就要你平平安安地回来……”这是圆方团体“90后”员工王花和爱人的家书对白。

疫情来势汹汹,很多同事都奔赴武汉声援,王花坐不住了。“我年青,让我去吧!”王花刚刚结婚一年多,平时由于工作原因,原来就和爱人聚少离多。丈夫听说后,起初非常反对王花的决议。但是她很保持:“疫情当前,国度有难,每一个人都应当站出来。”2月12日,她瞒着父母公婆,告别丈夫,跟着圆方团体第三支党员突击队一起声援湖北十堰。

每天凌晨6点起床,8点进隔离区,消杀、拖地、擦桌子、清算医疗垃圾和病人呕吐物……虽然辛劳,但王花感到激动更多。在去十堰市国民医院的第五天,确诊病例危重病房须要一名保洁员,她再次写下了请战书。“大家都争着要去,争来争去,让谁去真的很难决议。最后我们决议投票,谁的票多谁进。最后,我们每个人都投了自己。我们都知道走进危重病房的危险性有多大,但我们都争着去!”

王花从湖北回来后说:“这段阅历,将成为我人生途径上可贵的财富。这一次,我初来时还没有那么坚定。但如果再来一次,我必定会第一个冲出来报名。”

一方有难八方声援:“这就是中国”

“我写了三次请战书,这次能被组织同意有机遇声援前线,我可以说是如愿以偿,冲动、紧张又高兴,一夜都没睡好。”这是司贤义追随圆方党员突击队声援湖北十堰国民医院动身前说的一句话。在11名突击队员中,他是年纪较大的一个。

在抵达十堰市国民医院项目部后,依照分工,他重要负责医院外围的机器喷洒消毒工作。但2月16日,原定于进入疫区隔离病房的同事因为防护服太小,穿不上,须要有人顶替。“我是圆方的老党员,退役军人,我上!”得知新闻,司贤义第一个冲了上去:“我一直有个好汉梦。脱了军装,我曾经有一阵子感到特殊遗憾,再也没有机遇保家卫国了,这可是军人的光彩啊!但这回,我找着机遇了,必需抓住!”

“我和另一位班长共负责23个隔离病房、60多个床位的干净消毒工作。每个房间的病床、地面、卫生间、门把手、电源开关和医疗器械的插座都要擦拭消毒,每天反复喷雾消毒三次。”除此之外,他们还负责各房间的生涯、医疗垃圾的收集分类工作。司贤义平时工作效力高、速度快、仔细且认真,在隔离病房中,义务更大,义务也更重。“穿上不透气的隔离服,戴上防护面罩,就算站着不动都会出汗。干活时防护屏上全是雾水,有时候闷得我喘不过气。但我时刻提示自己做事不能浮躁,必定要慢下来、静下心去做。”

3月3日,疫情缓解,司贤义也和队友们一起回到郑州。“母亲是老党员了,她说我们全部大家庭都为我觉得自豪,平安回来就好。经过这一次,我感到自己在家里腰杆都挺得更直了!一方有难八方声援,这就是中国!”

心怀感恩:“我们要对得起这份信赖!”

“我年青,身材好,我申请进入隔离病区,你们谁也别跟我争!”2月2日,圆方物业医疗事业部3部保洁班长刘倩听说郑州大学从属医院隔离病区急需保洁员,她三次递交请战书,请求声援战“疫”一线。2月3日,刘倩告别了丈夫和4岁的孩子,进入了隔离病区。为了不让家人担忧,她不敢交代太多,临行前只有轻轻一句:“等我回来!”

进入隔离病区后,她每天6点半就要起床。长时光穿着厚重的防护服,她的衣服和头发常常都是湿的,脱下防护服,脸上全是一道道勒得红通通的印痕。为了节俭防护服,她穿上了尿不湿,6个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为了严厉依照尺度进行干净、消杀,她不停地对区域内的所有物品和地面进行擦、抹、拖、洗,因频繁接触消毒液,且一直带着不透气的橡胶手套,她的手都脱皮了。

作为保洁班长,刘倩除了做好每日的消毒工作,还要照料好几十位队员,每当有人情感不好的时候,她都会悉心抚慰。“在发热点诊,我们就像家人一样。看到有的人会对口罩过敏,脸上有血印,大家都帮着上药,真的很温暖。”

“我虽然只是一名保洁员,没法治病救人,但我也想出一份力。”她说,自己和同事们都有种朴实的认同感:“我们不单单是代表自己,更代表三大行业,物业行业、家政行业、干净行业,有几千万从业人员。也许我们企业不那么‘高大上’,缴税、收入也不那么多,但是我们这个劳动密集型行业,为就业作出了宏大贡献。能够得到总书记的回信,阐明我们党,我们国度,对我们的器重和认可!我们要对得起这份信赖!”

“我们的家政服务员,一个姐妹上岗,家庭脱贫致富,影响一个村,带动一个乡。”薛荣说,总书记回信后,很多员工都骄傲地给家里打电话,带动故乡很多人来圆方团体报名求职,带动了就业,从而转化成复工复产、精准扶贫的力气。

巨大出自平常,好汉来自国民。他们是父亲,是丈夫,是儿子;她们是母亲,是妻子,是女儿,他们都是最平常的人。在这场肆虐的疫情中,我们看到的是患难与共的温情与担负。他们是保洁员,更是兄弟姐妹,是普通的你我他,更是真好汉!

记者:李慧慧 王文坛 杨月 臧秀儿(实习) 张斌(实习) 谢佳妮(实习) 【编纂:田博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