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驻巴西特派记者 李晓骁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马潇】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25日表现,出于安全斟酌,世卫组织已暂停应用抗疟疾药物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患者的临床实验。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巴西总统博索纳罗都力推此药抗衡新冠病毒。特朗普24日更是自爆已经停止服用羟氯喹的疗程,并活得很好。一直向美国式防疫“取经”的巴西还迎来另一个不好的新闻:24小时内新冠肺炎逝世亡病例首次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尽管疫情愈演愈烈,巴西卫生当局仍然谢绝WHO的领导看法,持续推举羟氯喹和氯喹。法新社称,博索纳罗不满足于紧跟特朗普的脚步,他想要走得更远。

“这是一个有政治意味的科学决议。”美国“政治”消息网站26日称,特朗普一直是羟氯喹治疗后果的保卫者。他曾在18日自爆称为预防新冠肺炎,他已服用羟氯喹一周多时光。此前,特朗普还以切断对WHO的赞助为威胁,请求WHO就疫情应对中的失败之处做出本质性改造,然而却被舆论批驳将WHO作为竞选连任的舞台道具,损坏多边合作。国际顶级医学杂志《柳叶刀》也责备特朗普“不利用党派政治那一套领导公共卫生问题”。

《巴西利亚邮报》称,世卫组织是基于《柳叶刀》发表的研讨做出暂停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患者临床实验决议的。该研讨调查了35个国度共400多家医院的96032名患者,成果显示,与未接收该药物治疗的人相比,接收该药物治疗的人逝世亡风险更高。然而,羟氯喹和氯喹还是被巴西和美国一些人奉为“神药”。

报道称,巴西卫生当局疏忽世卫组织决议,拒不撤回此前宣布的领导看法。巴卫生部官员称,该研讨“不是临床实验,只是一个数据库,不能为巴西和世界上任何国度供给参考”。20日,巴西卫生部宣布新版领导看法,容许对所有新冠肺炎患者应用羟氯喹和氯喹,并称每个国度都有主权,可以向其国民供给任何类型药物建议。

据巴西卫生部25日19时颁布的数据,该国过去24小时内新增逝世亡807例,超过美国的620例,累计逝世亡23473例;新增确诊病例11687例,累计确诊374898例。目前,圣保罗州、里约热内卢州和塞阿拉州是巴西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和逝世亡病例数最多的3个州,3州累计逝世亡人数占巴西全国的54%。巴西消息网站“G1”26日称,最新研讨显示,该国实际确诊人数比官方通报的高出7倍。研讨人员称,疫情以令人担心的速度在巴西蔓延。只要巴西的曲线没有降落,大众就应当尽可能长时光待在家里,“放松社会隔离办法的合理性没有科学根据”。

WHO25日请求巴西增强社会隔离办法以防止疫情进一步恶化,该组织卫生紧迫项目履行主任瑞安称,巴西新冠病毒传布太快,政府必需竭尽所能禁止疫情蔓延。巴西网站“UOL”称,巴西重症监护医学协会的一项研讨显示,该国重症监护病房患者的逝世亡率为66%,远高于其他国度。该研讨反应出巴西卫生体系的不稳固性,以及滥用未经科学证明的药物,如氯喹。

由于担忧被巴西沾染,美国决议提前履行“禁巴令”。白宫发布,从美东时光26日23时59离开始,除美国国民或永久居民外,过去14天在巴西停留过的人制止入境,比此前发布禁令履行的时光提前了2天。“G1”称,接近总统府的人士以为,美国的禁令是对博索纳罗防疫立场的重大打击。巴西《圣保罗页报》称,目前,巴美两国每周有13趟航班,航空公司可以持续运营航线,但乘客将无法进入美国。 【编纂:于晓】